TFBOYS的社交媒体时代偶像炼成法则

  TFBOYS是谁?在两年前或一年前,知之者还甚少。但在今年以来,这一全拼为“The FightingBoys”,直译为“加油男孩”的少年偶像团体,已经站在了中国娱乐界出场费的巅峰。不久前的湖南卫视天猫双十一晚会,TFBOYS的出场费据闻达到了400万元,仅次于美国流行歌手亚当。兰伯特(Adam Mitchel Lam-bert)的750万元。

从TFBOYS看社交媒体时代的偶像炼成法则

  TFBOYS是一个由三名十五六岁的少年组成的偶像团体,队长王俊凯出生于1999年,队员王源和易烊千玺则出生于2000年。3人目前在新浪微博的粉丝数都已经超过1000万,其中王俊凯在2014年9月21日发布的一条博文,截至2015年6月19日中午12时共产生42,776,438条转发,荣膺吉尼斯世界纪录。另一则纪录则是TFBOYS在2014年3月份发布的《魔法城堡》MV,一举打破了《最炫民族风》MV在音悦台视听平台上保持的播放纪录,达到4000多万。

  凭借庞大的粉丝数量和极高的忠诚度,完全从社交媒体上成长起来的TFBOYS组合,正在不断冲击中国娱乐界的游戏规则。目前,TFBOYS代言了近十种商品,每一种产品都获得了大卖:只要印有他们三人的广告,粉丝就会尽一切力量买走。某种程度上,社交媒体时代的明星改变了直接代言的惯例,在粉丝经济的规则下,无论商标是否露出,都会达到惊人的广告效果。

  参与式粉丝:养成的力量

  TFBOYS背后的经纪公司,是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峰峻”)。

  TFBOYS是向日韩娱乐公司学习的产物,只是在造星手段上,选择让公众参与其中,通过调动粉丝的参与感,来实现影响力的扩散。

  2012年7月15日,王俊凯和王源因为翻唱范玮琪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开始收获一些微博网友的注意。范玮琪本人的转发,显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助推作用。视频中两个清秀帅气的小少年,既有明星范,又更像邻家小孩。从那时至今,真实、天然,这两个标签便一直跟随着TFBOYS组合。

  在养成模式中,粉丝与明星的互动成为常态。在开始阶段,各地粉丝成立各种生活服务小分队,以“寄奶小分队”为例,每天从各地寄牛奶到经纪公司,目的是为了保证他们的营养。近一年来,土豪型的粉丝连出大手笔,动辄数万甚至几十万的高端定制衣物,也纷纷送达偶像手中。

  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叠加,一改此前追星一族的信息沟通生态。粉丝之间的互动、沟通,大大超越了BBS时代或者更早时期的追星一族。TFBOYS的粉丝群中,形成了几个影响力巨大的站子(粉丝团体),例如@Teen_Festival少年盛世(组合粉丝团)、@BelovedGlory王俊凯荣光站(王俊凯粉丝团)、@王源骑士站ROYal-Knights(王源粉丝团)、@JacksonY_千骑士团(易烊千玺粉丝团)、@ElopingKarRoy(王俊凯和王源粉丝团)都是具有代表性的粉丝组织。

  美国互联网思想家克莱。舍基著有《未来是湿的》一书,其副标题是“无组织的组织力量”。TFBOYS组合的各个站子,可以作为上述副标题的经典案例注脚。各个站子并没有实体性的组织架构,但在追星行动中,站子所展现出的巨大组织力量令人惊愕。就日常行动而言,有时刻负责追踪偶像行踪的摄影师,也有负责平面设计、发布的编辑,有组织打榜活动的粉丝,也有号召微博转发的先锋。依托QQ、微信等较封闭的社交工具,天南地北并不重要。

  去中心化应援:重构游戏规则

  11月8日是TFBOYS组合成员王源的15岁生日。为此,来自全球(包括北美、欧洲)的王源粉丝集体应援,各个站子或分工协作,或单独行动,粉丝行动的疯狂程度让人震惊。

  11月8日,应援粉丝除了在youtube、芒果TV、爱奇艺、音悦台、腾讯视频、EASY杂志、重庆电视台新闻台包下时段不一的广告,播放定制的生日祝福页面或视频外,祝福的视频也登上了世界的十字路口———美国纽约时代广场1号大厦的LED屏。同一天,面积达6000平米的上海外滩花旗大厦LED屏,也播放了对王源生日的祝福。而在另外14个一二线城市繁华市中心的LED屏上,还有总面积超过2万平米的LED视频播出生日祝福。

  LED屏播放对偶像的祝福只是应援活动的一个分支,在重庆的摩天轮、台北的公交车、首尔江南区66家咖啡馆以及重庆多个地铁站的灯箱,都铺满了对王源的生日祝福。从11月4日起,由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始发的国航(含山航、深航)全部出港的航班,都使用了为王源生日定制的登机牌,总计达到10万张。

  无论线上还是线下,一个15岁偶像少年撬动的力量如此之大,不说后无来者,但已前无古人。更重要的是,这一切行动彻底解构了中国娱乐圈的游戏规则:在此之前,明星的造势采用的是由背后公司牵头,逐级逐区域部署的模式。而王源生日应援会的行动,则采取了“多中心”、“分布式”的模式,没有绝对的中心,每个粉丝站子都是中心,他们没有具体的机构,但有明确的目标和分工,从筹款、策划、传播到执行,一切行动都在无组织中的组织化过程完成。

  正能量偶像:粉丝进占公益

  7月15日四个重庆女大学生为偶像包下四块地铁灯箱时,就曾引来不少质疑。然而,在许多媒体的报道中却没有提及到一点,以凯源CP粉为主的站子@ElopingKarRoy,也以王俊凯和王源的名义向贫困学童捐赠了715份免费午餐(3元/份),以王俊凯和王源以及组合的名义,分别捐献了921份、1108份、806份,这些数字分别是王俊凯、王源的生日,以及组合成立的日子。

  在11月8日的王源生日应援行动中,公益行动大放异彩,占据重要板块。可以预料的是,公益活动在今后的粉丝应援行动中会有爆发式发展,其原因不外乎公益活动集中了偶像、商家和社会的重合需求。

  在王源的粉丝站子中,@AtmanRoy-王源公益站担负重要角色,其主要职能就是通过推动粉丝参与公益来让社会上更多的人认识王源,并给予王源正面评价。10月16日“中国扶贫日”,“源泉”作为唯一的粉丝代表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11月7日,王源生日前夕,他的粉丝在重庆洋人街举行真人游戏活动,将募集的善款用作“源”助呼吸-救助哮喘儿童公益基金。

  偶像粉丝进占公益,并非王源粉丝独有,也非TFBOYS的粉丝独有,而是如今许多明星粉丝尤其是社交媒体时代成长起来的粉丝群体惯有的动作。在追星目标的指引下,公益行动的核心目的在于扩大偶像的正面影响力,在这一过程中,粉丝追星的初衷与公益行动的理念开始夹杂。

  无龄感亲妈:网络时代青春永驻

  三位少年,无论如何帅气、可爱,如何多才多艺,都不是最重要的,他们获得指数级、爆发式的关注度增长,恰恰是因为赶上了社交媒体时代娱乐业爆发的风口。正是基于社交媒体去中心化、强调互动的特点,偶像与粉丝之间的中介被消除了,理论上只要有了微博,偶像和粉丝可以是“朋友关系”;另一方面,粉丝之间的互动也以7x24h状态进行着,粉丝之间的互动制造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站子,这些社群内部每天都在关注、谋划、筹款、行动,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支持的偶像开心。

  如果从更长线的视角切入,目前追星的主要是80、90、00后,这三大群体都属于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一代,告别政治口号的他们,彻底滑入了娱乐至死的今天。某种程度上,他们对爱情、对真相、对美好生活的想象,都交给了娱乐中的互动。TFBOYS的崛起过程,则表明了众人对有机会从小观察,甚至可以影响和互动一代青春偶像组合如何升起,有着无比强烈的兴趣。

  《童年的消逝》作者波兹曼曾从电视媒体的普及推论出儿童的早熟,而在今天,丰裕的物质生活、极速的沟通技术,则催生出更多人对青春永驻的不懈追逐:无龄感的人群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在传统观念中,追星几乎是大中学生的专利,工作、结婚乃至生子之后的女性,就该遵循“什么阶段做什么事”的定律。但在今天,城市白领不再遵照上述规律,个性化的生活习惯不会因为婚姻、生育受到彻底冲击,更不会消失。无论单身还是为人父母,追星行为依旧可以继续。三个少年不再像之前的小虎队、Beyond那样,拥有的几乎清一色的“女友粉”,而是增加了不少大龄“亲妈粉”。

  “亲妈粉”的存在一定程度改变了追星应援的格局,在线上目睹“儿子”快乐成长,让粉丝无比满足。在各类线下活动中,“亲妈粉”拥有更广的社会关系,更强的资源整合能力,以及更雄厚的财力和更宏大的视野,也更愿意走入线下为偶像传播。

  控制权隐忧:谁能决定明星未来走向

  时代峰峻这个曾经的小作坊式娱乐公司,因为将明星制造的权力部分外包给了粉丝,意外见证了组合在两年多时间里极速崛起的场景。如何应对组合带来的巨大关注度、商业价值和公关危机,是时代峰峻每天都要面临的挑战。

  对于时代峰峻来说,它所面临的粉丝规模太过庞大,唯粉(只喜欢某一个偶像)、团粉(喜欢整个组合)和CP粉(同时喜欢某两个偶像),旗下都分散着无数分支,想要满足所有粉丝的要求是不可能的。无论公司怎样做,对三个偶像活动的设计、合作的接洽、报道的安排,乃至具体到某些节目三个人露出时间的长短,穿衣打扮的风格,粉丝永远有一颗不满的心。

  《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在其大作《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中提出互联网中的“蜂群思维”。类似蜜蜂、蝗虫、蚂蚁,这些看似低端的生物一旦整合集体行动,没有明确的头目却能够以极高的效率行动。粉丝一旦形成集体行动,也能够表现出惊人的智慧和组织能力。时代峰峻是一家组织化的公司,面对去组织化的粉丝群体,冲突是结构性的、不可消弭的。没有人知道粉丝与公司目前蜜月状态何时会结束,而除了组织结构上的天然对抗,冲突的隐忧主要在于三位少年身份的模糊。伴随着商演任务的迅速增加,如何兼顾演出和学习,成为“亲妈粉”与公司争论的焦点。“亲妈粉”普遍意识到,在商业利益的裹挟下,三位少年如果长期脱离正常的校园生活,不但“真实”、“天然”这样的标签会被摘下,反而可能在长期浸淫娱乐圈后被贴上“不学无术”的标签。

  养成模式让出了明星制造的部分控制权,尽管从并不完善的法律角度看,经纪公司占据更强势的控制权,但如果缺乏粉丝的青睐,控制权并没有意义。一定程度上,控制权问题能否获得平稳解决,也构成对TFBOYS组合未来走向的最大变量。而无论TFBOYS组合最终将如何落地,也都刻下了中国新一代偶像兴衰的轨迹。

  若风晒教主Baby婚礼照片 并称TFBOYS爱玩LOL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